三九豬小說網 > 女配大佬翻身日記 > 第394章 貴客
    

    “煉器顧家的隊伍在哪里?!誰是顧溫陽?!”



    一時間全場寂靜,唯有蘇青嬈和林連殊面色凝重,似乎是知道了來者的身份。網

    “是我……”看這架勢,顧溫陽瞬間就有些畏縮了,不過不知道什么原因,倒也還算撐得住。



    “你雇傭的人呢?全部都帶過來給崔夫人瞧瞧!!”男子瞇著眼打量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朝顧溫陽招了招手,那模樣,要多輕蔑就有多輕蔑。



    “這……”顧溫陽看了看身后幾人,不由得有些忐忑。



    遲疑之際,蘇青嬈已經跟林連殊徑直向那崔夫人走去,岐淵等人也緊隨其后,顧溫陽見狀,也不得不跟了上去。



    早知道有這么一遭,只是沒想到這一遭來的那么快罷了,不過好在那六長老是不方便出面的,所以崔家的大夫人便來押人了。



    崔夫人面容姣好,形態有些臃腫,不過衣著華麗,約摸三十多歲的模樣,略一打探,沒想到還是金丹修士。



    此時面色不奈,緊閉著雙眸,像是在壓著怒氣一般。



    “見過崔夫人,不知找我們有何貴干?”蘇青嬈為首行了一禮,禮貌得體,絲毫沒有嚇到,倒是那堅定的眸子,有著幾分豪氣。



    男子打量了幾人,才湊到了崔夫人面前,低聲回應道,“沒錯了,按劉家那人所說,就是這女子和那青衣男子。”



    話音剛落,崔夫人也跟著睜開了眼,凌厲的目光直直的迎上了蘇青嬈,仿佛是要用目光將她扼殺一般。



    “哼……有何貴干?你們干了什么,心里難道沒點數?還不快給我拿下!”崔夫人冷笑一聲,隨即眼神一轉,朝旁邊的護衛下令道。



    “等等!”蘇青嬈聲音陡然高了一倍,眨了眨明媚的眸子,不解的看向崔夫人道,“我貌似明白崔夫人的意思了,就因為在比賽中您兒子調戲我,順道還搶了我們的東西,所以我打了他一頓,你就要抓我?比賽里可是寫的清清楚楚,賽場之中搶奪打殺皆無束縛,怎么……秋后算賬?以公濟私?”



    一番話下來,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倒是反應過來了,看待那崔夫人的眼神自然也變了味,只不過人盡皆知崔家的勢力強大,所以就算不爽,也只能默默旁觀,低聲議論。35xs



    “小小年紀,倒是伶牙俐齒。”被蘇青嬈這么一懟,崔夫人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只不過為了自己的兒子,讓人議論這些又有何妨?瞇起眼,氣勢上更為兇狠道,“只不過你這些對我無用,就憑你現在對我這般大呼小叫,我就完全可以治你的罪,更別說你打傷了我兒子!聽見沒有?!還不拿下他們,帶回崔府!”



    “公會之內也容你們放肆?!難不成你們崔家就能如此無法無天?!”蘇青嬈瞇起眼,看著已經圍繞在幾人周圍的護衛,渾身也跟著戒備起來,公會之內斗毆,這結果她可想而知,想必這崔夫人也知道,不過就看她,是不是真的目無王法了。



    “區區無名平戒小輩,竟敢拿南洲的條例威懾我?在此之前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自己!南洲的外來客,誰不知道是些魚龍混雜的東西?”崔夫人垂下眸子,神色依舊不變道,“交出你的通行令牌,否則,就該當非法闖入者處理!”



    你說巧不巧,先前她就把牌子還給了百原祉,當時還說不會惹麻煩,這隔天就被卷入了紛爭,還真是……有些點背。



    “怎么?沒有?”崔夫人看蘇青嬈皺眉不語,瞬間就笑了起來,“果然是非法闖入,還不拿下?!抓非法者公會有賞,這可也是條例之一!”



    “這是我們顧家雇傭的,用的是我們顧家的牌子……”眼見幾人要被抓起來,顧溫陽不得不出面開口道,“不知……”



    “顧家算什么東西?”崔夫人冷嘲熱諷的語氣讓顧溫陽的臉色又白了一層,“你可想好了,小小的煉器世家要是包庇非法者,你們全族都得受難。”



    顧溫陽愕然的抬起頭,迎上蘇青嬈的眸子,愧疚之下,還是毅然決然的想要挺身而出,畢竟蘇小姐等人對他顧家可是盡心盡力真摯的很,自己在此退縮就太不夠義氣了。



    許是看出了顧溫陽想要硬撐的意思,蘇青嬈收回視線,搶先一步開了口,“沒有,我們沒有牌子。”



    “蘇小姐!”



    “辰宜……不可。”長孫辰佑一把拉住了欲上前的長孫辰宜,眉頭微皺,低聲勸阻起來,“先前是我家門客,能保一回不能保一世,他們進來本就不是靠我長孫家,還是讓他們自己處理吧。”



    實力強大的一群人,想必遇到的人也不一般,他們長孫家又何必惹禍上身,倘若他們真有能力,這一回應該也無甚大礙,再說了,金氏就算南洲一方巨頭,她既然認識,恐怕也不會見死不救。



    長孫辰宜的臉色復雜的很,她真不知道自己這個哥哥,最近是怎么想的了,要說是對那蘇青嬈有意思,可這見死不救貌似也并不像,若是沒有,先前比賽中早就應該趁她中毒殺了她,還偏偏費盡心思解毒醫治。不應該說是兄長的原因,而是那蘇青嬈,還真是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因為蘇青嬈的一句話,那崔夫人更顯得意,旁邊的護衛見狀也瞬間抽出了大刀,架在了幾人的脖子上,作勢就要用繩子將幾人捆綁起來。



    一時間全場唏噓,果然得罪了崔家的都沒有什么好下場,你看著這不就被抓起來了,人家可是六長老的兒子,居然還敢動手打?



    岐淵和蒼華雖是莫名其妙,但前后一聽倒也有些明白,恐怕是比賽中又碰上了那崔公子,只是不曾想蘇青嬈這脾氣比他們還爆?



    蘇青嬈也同樣是無所謂,他們只要敢抓,她就敢去他們崔家喝杯茶,反正到時候誰哭誰笑還不一定呢。



    混亂之時,繩子還未綁上手,就聽見上頭傳來了一陣清冷的聲音,低沉而淡漠,卻帶著讓人畏懼的魄力。



    “崔家果然名門強族,如今在南洲,已是一家獨大了。”緩緩從玄門中走出的身影,高大修長,墨色的華服間配著一塊翡翠,金絲的衣襟映襯著白皙的脖頸,戴著一面黑色的面具,唯有那雙眸子冷若冰霜讓人不敢直視。



    來人一現身,剛剛唏噓的所有人全部閉了嘴,之前還敢大膽的觀望,如今就只有低頭默默揣測的份了。



    這聲音,她怎么可能會忘記,抬起頭看著那高高在上的男子,不由得有些驚訝,自從他回到南洲,碰見的次數貌似有些太頻繁了吧,百原祉。



    聽到聲音的崔夫人顯然也是嚇了一跳,回頭看向男子,還有些不解的皺了眉,不過旁邊尖嘴猴腮的跟班卻是嚇得一激靈,連忙湊在她耳邊介紹起來,兩個字,就讓崔夫人的面色變得難看起來,牽扯著僵硬的笑容,往旁邊退了幾步,“百原公子真是抬舉我們了,只不過是因為有些小事糾紛,讓百原公子見笑了。”



    “是百原大司。”百原祉旁邊的手下也同樣的板著臉,不過肅殺之氣明顯要重的多,腰間那把黑色的長劍也帶著幾分危險。



    “是是是……百原大司。”面對那手下的提醒,崔夫人雖是心中惱火,卻不敢明面上表現,畢竟百原家,身后可是魔界,“難得百原大司有興致來此,我這還有事,就不叨擾大司了。”



    說罷,崔夫人使了個眼色,期望著那些護衛能夠快些帶人離開,在這里多待一分一秒就覺得背后發涼。



    “不巧,你已經叨擾了。”百原祉轉過頭,陰鷙的目光落在了崔夫人身上,看著滿是胭脂的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冷冷的抬手,拿出了自己百原家的令牌,“這幾位進入南洲的通行令牌,皆出自我百原,此次前來,是為了接迎貴客,恐怕他們不能去崔府一敘了,你說呢,林……藥師。”



    百原祉轉眸看向蘇青嬈身邊的林連殊,毫無波瀾的眸子,對視的一剎那卻有著刀劍相戈的氣勢,林連殊貌似明白了什么,跟勾起了唇角,緩緩點頭道,“來南洲多日,未曾去百原家道謝,是我疏忽了,還望大司見諒。”



    這葫蘆里的藥,他們三個之間是最清楚的,不說最熟稔的蘇青嬈,只不過是怕有些人盯上她對她不利,反正都是救,提點林連殊這個熟人,也是一樣的。



    “有失遠迎,倒是我的不對才是。”百原祉點點頭,戲能夠接上,那自然就是好好處理這崔家的人了,看著那一臉怒意的崔夫人,百原祉的神色幾乎未曾變過,“崔夫人,還請多包涵。”



    “百原大司,我兒可是遭你這些個貴客迫害,如今可是折了一條胳膊!再怎么說,他也是六長老唯一的兒子!倘若出了點事情,你們百原家就是賠也賠不起!”



    “追風。”



    “在。”



    “拿上好的塑靈丹送到崔府,親眼看崔公子服下,如若不見好轉出了事,那就……斬了那條胳膊,以絕后患。”



    



    
竞彩足球跟单可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