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我的美利堅 > 第六十二章 聯合水果公司
    雖然外有英國施壓,內有經濟蕭條的影響,不過在這座橡樹莊園里面,人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安逸、恬靜。巨大的樹冠之下,謝菲爾德和安妮躺在躺椅上,時間不長十幾名客人一一到來,做出請坐的手勢。

    來的一行人當中上次過來的蓋爾也在其中,見到謝菲爾德身邊的安妮,客氣的打著招呼道,“你還沒來新奧爾良之前,就聽說你去了一趟歐洲,拐回來一個伯爵的女兒,就是沒有想到這么漂亮,足夠任何一個男人羨慕。”

    “拐這個詞用的不好,我家早已經不做勞動力買賣了。安妮是來合眾國上學的,過段時間就會去奧斯汀分校上學!”謝菲爾德伸出手指搖了搖,糾正了對方的形容錯誤,然后目光落在了其他人身上,倒并不是所有人都認識,這里面有一些陌生人,但應該都是蓋爾一樣,都是巴西的種植園主。

    不過在一個男人身上,謝菲爾德目光停留了片刻,心里暗暗搖頭,對方的膚色?這個男青年的著裝沒有問題,就是身上有一些有色人種的特征。直白一點說,混過血!但是沒有黑人這么嚴重,而這在現在的美國南方,是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情。

    南方各州的歧視一直就比北方更加嚴重,雖說實際上是一樣的,迪克西人不掩飾,楊基人嘴上不說,可這件事可大可小,要知道有很多法律是存在的,這個人的長相要是用一滴血原則來解釋,他就是個黑人。

    拉美國家的混血是非常嚴重的,能夠保持白人外表不變的人是少數當中的少數。拉美后世定義的白人,其實是外星人羅納爾多的長相。至于除了拉美人自己,世界各地其他族群的人是不是也認為他們也是白人,這事再說。

    “怎么回事?”借著親力親為拿酒的幌子把蓋爾叫出來,謝菲爾德詢問關于這個人的事情,“雖然并不嚴重,但是還是有點明顯了。”

    “他是一個女仆的兒子,很不巧他父親的其他沒混血孩子都是女的,種植園總不能傳給女人吧?”蓋爾無奈的解釋道,“你也知道巴西對族群的定義比合眾國寬松很多,誰也沒想到最終會打起來,不過他的立場絕對是我們這邊的,麥克海爾的莊園招募了眾多士兵和巴黎政府軍對抗。”

    “也幸虧他是來到路易斯安那州,要是去受到弗吉尼亞州影響很大的州,一看長相就給定義成黑人了。”謝菲爾德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道,“不過也不是沒辦法,在新奧爾良家里還算是有點人脈,再者法律是管那些平民的,我們是合眾國的功臣,從前為合眾國流血流汗過,并不是沒有辦法。”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謝菲爾德慢吞吞的道,“我們最為擅長的自然還是種植園,這一點相信你也不會否認,你們長期在巴西生活,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你們對亞熱帶的氣候應該是了如指掌,國內除了路易斯安那州幾個有限的靠海土地之外,其實整個合眾國的氣候算是比較寒冷的,對于熱帶水果和作物,長期依靠進口。”

    北美的氣候這真是無法預測的,雖然廣義上從不北美到南美廣大的地方,所有的族群都叫印第安人,但里面的印第安人其實完全不同。合眾國境內的環境,其實類似長城以北的大草原,標準的游牧區域,合眾國的境內的印第安族群也以游牧為主。

    美洲的文明中心,肯定不可能在隔幾年就要看北極寒流是不是想南下吹吹風的美國境內,事實上正是因為北極寒流南下毫無阻擋,北美的印第安人隔幾年就被收割一次,所以才無法發展成文明,甚至做穩定的農業國都不可能。

    印第安人的文明中心,都是在墨西哥南方、洪都拉斯、巴拿馬這些地方。那里的氣候不會被北極寒流收割。

    工業時代合眾國對工業有利的特征發揮出來了,農業時代北美真算不上一個好地方。對拉美來說,即相當于漢唐的匈奴、突厥。

    現在合眾國的版圖,亞熱帶氣候的土地,確實談不上多,僅僅比共和國只有海南多一點點。但是將近八千萬的人口在那,要說對香甜的熱帶水果沒有需求,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

    很多需求,不要看合眾國就在拉美的邊上,但人家主要還是首先滿足歐洲的老牌帝國主義國家的需求,對合眾國這個帝國主義薄弱一環不屑一顧。

    “其實奴隸也好,雇工也罷,那只不過是一個形式。就算是沒有這個形式,我們一樣可以把種植園開到想要開的地方,不是么?”閑聊之間,謝菲爾德說出自己的目的道,“對熱帶氣候我們比楊基佬有著深刻的了解,什么土地適合種什么,能夠取得最大的利益,沒有人比我們更懂,我們還是合眾國的公民,也有義務讓熱帶營養價值高的水果、作物進入合眾國。而你們從巴西帶出來的財富,可以重新投入進入。”

    “看來威廉你已經有了一個好的投資之處,甚至都有了想法。”蓋爾一聽就知道謝菲爾德已經有了一個規劃,馬上做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詢問。

    “只是有了一點不成熟的想法,畢竟我們的基礎在那!新奧爾良港口是面對拉美的絕佳位置,另一個重要港口休斯頓,一樣有我家的產業。之前家里的海運公司用來賣人,現在完全可以轉做裝熱帶水果,條件擺在那,再加上你們帶來適應熱帶富有經驗的人手,這件事可以說所有基礎條件都具備!”謝菲爾德掛著微笑道,“還是要在我們擅長的領域站穩腳跟,聯合起來控制這些水果輸入合眾國的渠道。”

    拿著飲品回到了樹蔭下,謝菲爾德掛上兄弟一般真摯的笑容,給每人倒上了一杯酒,開口道,“親愛的朋友們,歡迎你們回到自己的祖國,請不要為巴西的結果感到悲傷,早晚他們恢復出代價,那個亂糟糟的國家越沒有什么可留戀的,我們有更加成熟的種植園模式,而且我們有這個基礎。”

    在蓋爾的幫腔之下,謝菲爾德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分析了自己這邊擁有的優勢,才最后道,“為了表明迪克西人之間的團結,這家公司可以叫聯合水果公司。”
竞彩足球跟单可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