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戰爭召喚無限 > 第69章因為這代理隊長是我

  三人吃了一頓晚飯之后,就各自分開了。
  楊成景自然是回他之前的駐地,楊家親兵之前所在的那一片地方,后面,大軍到來之后,他們所占領的面積就縮水了很多。
  楊家親兵,作為精銳,需要負責的地方不多。
  大部分防守的任務都是交給普通的士卒。
  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二十四小時守護楊繼業的安全。
  其他的事情,全然不用他們出力,如果說原來還有那么大片的空間,他們起碼還能活動一下。
  現在他們的占地面積,幾乎已經被其他人瓜分的一干二凈,除了留下一小塊給他們養馬喂馬的地方,其余的都已經被給別人劃分走了。
  所以他們是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養馬和給楊繼業守門。
  其他的時間,基本都是躺著度過。
  楊鐵回來的時候,倒是制造了一點混亂,把所有的人都給召集齊了。
  一邊給他們包扎傷口一邊圍在了一起,聽他說,這兩天在外面怎么樣了?
  楊成景回來的時候剛剛好看到他們,都聚在了一起,三三兩兩的圍在火堆的旁邊,聊著天,唱著歌。
  額,唱歌的沒有,只有說話。
  “來,歡迎我們的大英雄凱旋歸來。”
  有幾個眼尖的,而且坐在比較外圍的,楊成景剛一露面,就被發現了。
  立刻就叫嚷道。
  天色比較黑,楊成景需要靠近一點點,才能借著火光把他們看清楚。
  原來那幾個人是曾經跟他一起出過雁門關,去執行偵查任務的,不過,沒有被楊成景他挑走,跟著大部隊回到雁門關來了。
  當初,順利回到雁門關的那些人,都算是跟楊成景他們同生共死過,當楊成景他們失去消息的時候,他們也是最擔憂的。
  不過好在,到了今天,楊成景順利回到雁門關,而且一個都不少,雖然有人受了一點小傷,不過對他們來說,那還不是小意思嘛,當兵的哪有沒有受傷的,一道傷疤就是一道軍公章,也是一道榮譽。
  “歡迎,我們的大英雄凱旋歸來。”
  “歡迎,我們的大英雄凱旋歸來。”
  隨著楊成景慢慢走近,那幾個年輕的士兵開的玩笑話,慢慢的被傳開了,幾個人齊聲的喊道。
  楊成景用手掌,在空中虛壓了幾下,讓大家安靜下來。
  來回反復處理了好幾次,才讓他們停止了起哄。
  英雄。
  這個詞,我現在可能還配不上。
  如果非要說的話,那些在哨塔戰死的那些年輕的士兵,也許才配得上英雄這一個稱號。
  楊成景內心獨自的暗道。
  “大家怎么都還沒有休息啊?”
  楊成景隨便攔了個人問道。
  軍營里面有軍規,一日行程都有時間的規定,到了夜晚,天色已經黑了,正常的情況下面,他們都應該吃完飯之后就直接去休息了。
  而不是還坐在火堆的旁邊,像沒什么事干一樣,幾個人聚在一起,聊聊天。
  而且還很放肆的,在黑夜里面敢大聲說話。
  要知道在古代,還是在現代當中,軍營里面的有一條,明文的規定。
  在黑夜里面,嚴禁大聲喧嘩。
  在古代的時候,黑夜的視野比較差,大聲喧嘩的話,會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曾經在古代,就好像發現過這么樣的一件事情。
  幾個哨兵,在黑夜的時候聚在一起聊天,結果說話的聲音太大了,那樣的睡夢中的士兵以為有人偷襲。
  結果,一個不小心,砍傷了一個哨兵,然后兩者,在黑夜當中就干了起來,混亂瞬間波及到了整個軍營,然后,天亮的時候才發現根本就沒有敵人,而是他們在黑夜里面自己跟自己人打了一晚上,死傷了近千人。
  當然,幾乎不可能發生,但是在黑夜里面說話的聲音,過大的話也會打擾到士兵休息。
  所以一般來說,天黑之后吃完飯,他們就會乖乖的去休息。
  而像現在一樣,天黑之后居然還點亮了火堆坐在火的旁邊,幾個人聊著天,這可謂是完全不正常的現象。
  被攔住的那個人抬頭看了一下,是楊成景。
  剛才雖然有幾個人大呼小叫,不過很快就平息了,外面的那些人可能還聽得到,他們在說什么,里面的話,都在各聊各的,沒有發現楊成景已經回來了。
  抬頭看的時候,發現是楊成景還愣了一下,然后反應過來之后才說道。
  “呼延阮隊長被調去雁門關當守將去了,然后現在我們親兵隊里面,就沒有領頭的人了,幾個百人將想要討論出一個代理隊長出來,好在打仗的時候,有能夠能夠指揮。”
  “說是這么說,但是幾個百人將,都各不服各的,今天在那里已經吵了一天了,到現在還沒有出一個結果。”
  旁邊的人插了一句,抱怨地說了一番話。
  “可不是嘛,要我說他們幾個人,資歷都差不多,誰不服誰的話,打一架不就好了,誰武力強誰當代理隊長唉。”
  “說的倒容易,他們要是能用武力分出勝負的話,我們就不用耗一天的時間在這里了,他們的武力都差不多,要說誰能夠穩贏的,那基本都沒有。”
  一開始被楊成景攔住的那一個人跟旁邊的人幾句話,就讓楊成景明白了,他們聚在自己的原因。
  說到底其實就是個指揮權的問題,百人將,那好歹再小也是個官,從管100人到管500個人,怎么說也是一種進步。
  能夠當代理隊長的話,搞不好在戰場上再立一個功,晉升的機會就直接到手了,所以能有那個資格的,肯定也不想落人后,想給自己爭取一下機會。
  所以才等到楊成景回來的時候,還能看到這一幕。
  “月亮馬上就要升起來了,我們要是還不休息的話,到時候讓巡營的能過來,又是麻煩。”
  “不會麻煩的,很快就能解決了。”
  旁邊的人有點擔心,等一下讓巡邏的哨兵看到的話,他們都會收到軍規的懲罰。
  每人十記軍棍,不會打到他們皮開肉綻,也不會打到他們半身不遂,但是,誰沒事,想要體驗一下軍規的滋味呢。
  至于他們,也不是不想去休息,而是他們這上級,百人將,還在那里坐著呢,他們敢走,回頭就會被給小鞋穿。
  聽到他的擔憂之后,楊成景立即給了回復。
  “為什么?”
  “因為這代理隊長是我。”
  楊成景跨步往那些百人將走過去。
  在親兵營的帳篷里面,最靠里的一側,5個人圍坐在一起。
  但也沒有說話,就是簡單的,你看我,我看你,半天都不吭聲,但卻是鬧得整個親兵營,天黑都沒有休息的罪魁禍首。
  哦,也不全是,起碼來說還有一個比較無辜的。
  楊成景靠近的才看得到,原來楊鐵也在。
  楊鐵之前手臂受傷了,回到雁門關之后,就立馬被送到親兵營去包扎去了。
  傷勢看起來不重,就是手腕處被灰色的布條給包裹住了而已。
  看樣子應該是上了一些藥,那手腕處的那些灰色布條,有一些深色的地方,大概是草藥敷上去之后,才留下的印記。
  “成景,你回來了。”
  楊鐵看到有人走近,抬頭一看,才發現是楊成景。
  “楊鐵,你怎么在這里?”
  楊成景也是第一時間看到了楊鐵后,在對方出聲之后又反問了回去。
  “你不在,我就在這里代替一下你,參加一下,百人將之間開的會議嘍。”
  楊鐵眼睛瞟了一下左右,沉默不出聲的幾人,有點穩中帶皮的說道。
  既沒有看不起他們,但又不會顯得他嬉皮笑臉的不尊重他們,說出了他為何在這里的原因。
  “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不一個一個找了,這個東西你們大家看一下。”
  楊成景之間遞出了一個東西。
  一枚鐵制的令牌,上面刻的很簡陋的一個楊字,背面刻了一個斜斜的槍頭。
  “楊家親兵隊的指揮令牌,你從哪里來的?”
  坐在楊鐵邊上的第一個人,連頭都不用抬,楊成景把東西一拿出來,他就直接看到了。
  楊家親兵的指揮令牌,原本來說是只有呼延阮和楊繼業,兩人有。
  算是在軍隊里面,虎符一樣的信物。
  見到信物如同楊繼業親自,原來呼延阮手里也有一個,只不過當他調到雁門關去的時候,那一枚信物就交還給了楊繼業。
  沒有把信物,交給任何一個人,作為他指定的負責人,暫代隊長一職。
  就算他們幾個人討論出了代理隊長,但是手中沒有信物,就沒有官方的承認,等于是他們私底下推斷出來的領頭人。
  當有人拿著信物到他們面前的時候,立刻,隊長的職位就會換人。
  因為他們說到底都是楊家的親兵,聽從楊繼業的命令,那是再正確不過的事情。
  只不過,按他們原來所想,楊繼業,楊令公,軍務繁忙,又必須時刻把精力放在雁門關上面。
  應該不會有心思放在他們的身上,所以,所謂的信物應該也不會出現。
  沒有想到,他們還沒有討論出一個,結果那枚信物就直接出現在他人面前。

竞彩足球跟单可靠嘛